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成果展示 >>  项目实践

重庆市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工作的实践与探索

日期:2018-04-02 浏览: 次 作者: ADMIN

前言: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是新型城镇化的核心,是我国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的重大选择,是我国实现现代化必须解决的重大问题。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这项工作。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新型城镇化要以人的城镇化为核心,要把促进有能力在城镇稳定就业和生活的常住人口有序实现市民化作为首要任务,要更加注重提高户籍人口城镇化率。2016年9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推动1亿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方案》。为加快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工作,国家发改委发展规划司近期委托清华大学中国新型城镇化研究院对部分国家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地区开展了调研。现从中选取部分进展较为显著的地区作为典型案例推送,供交流借鉴。

统筹城乡资源配置

加快形成试点政策合力

——重庆市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工作的实践与探索


  重庆是中西部地区唯一的直辖市,幅员面积8.24万平方公里,辖38个区县。2015年,全市户籍人口3372万人,常住人口3017万人,按户籍人口和常住人口统计的城镇化率分别为44.6%和60.9%,均高于全国5个百分点左右。

  从人口的转移情况看,结构基本合理,符合预期。总量结构:已落户的436.6万人中,农民工及其家属360万人,占82.7%,体现了绝对主体地位。区域分布结构:随着重庆市五大功能区域发展战略实施,近两年新增落户居民中,70%以上落户在都市功能拓展区和城市发展新区,今年1-6月,全市新增进城落户7.8万人,其中在都市功能拓展区和城市发展新区落户的占比提高到77.8%,体现了“人口跟着产业走”的战略导向。年龄结构:16岁至60岁的转户人员达291万人,占66.6%,总体上以劳动年龄阶段农民工及其新生代为主体,较好地满足了城镇化及产业发展需要。

  一、主要做法和经验

  重庆市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坚持“产业跟着功能走、人口跟着产业走、建设用地等要素跟着产业和人口走,公共服务跟着功能和人口走”的思路,主要思考和解决好三个问题:一是人往哪里去的问题,二是人进城后的保障问题,三是如何在土地、财政等方面形成良好的制度安排促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的问题。

  (一)明确重点区域,解决人往哪里去的问题

  实施五大功能区域发展战略优化城镇化空间格局。全面实施五大功能区域发展战略,将市域范围划分为五大功能区域,其中都市功能核心区、都市功能拓展区、城市发展新区共同构成重庆大都市区,推动人口和产业集聚,成为国家中心城市、成渝城市群的核心载体;渝东北生态涵养发展区和渝东南生态保护发展区坚持“面上保护、点上开发”,推动人口有序减载,促进城镇化特色发展。着力推动渝东北生态涵养发展区、渝东南生态保护发展区人口向城市发展新区、都市功能拓展区转移。促进人口合理分布,使产业发展、城乡结构与资源环境相协调,实现全市资源利用最优化、整体功能最大化的战略目标。

  (二)从城市、农村两方面着力,解决农民进城后的保障问题

  一是强化城市发展支撑。推动产城融合强化新型城镇化发展支撑。科学配置资金、建设用地等资源要素,同步完善配套公共服务设施,新增发展一批大型聚居区,促进以产兴城、产城互动。坚持就业前提,差别化引导落户,在重庆市户籍制度改革第一阶段,只要在主城区工作五年以上、区县城工作三年以上,具有合法稳定住所才可落户。当前,重庆市立足都市功能拓展区“新增城市人口宜居区”的定位,在都市功能拓展区将务工经商年限放宽到3年,在城市发展新区放宽到2年。

  二是切实维护进城市落户居民权益。坚持城镇基本公共服务一步到位。农业转移人口一旦落户城镇,平等享有城市居民应有的福利待遇。建立统筹城乡社会保障机制,实现社会保障制度全覆盖和五大社会保险的市级统筹、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和合作医疗保险一体化、农民工养老保险和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待遇统一,实现跨区域、跨险种的衔接,截至去年底,全市各类养老保险参保率达到86.2%,医疗保险参保率93.7%。落实平等教育待遇,坚持“两为主”(以输入地政府管理为主,以公办全日制中小学为主)、“两纳入”(纳入区域教育发展规划,纳入教育经费保障范围)原则,妥善安排流动人口随迁子女接受义务教育。探索保障性住房建设管理模式,公租房在全国率先打破城乡、地域和户籍限制,将进城稳定就业的农民工和转户居民纳入保障范围,目前农村到主城九区务工人员配租公租房占配租总量的45%。

  三是维护好农业转移人口在农村的原有权益。坚持落户居民自主处置农村权益。进城落户居民在退出农村土地前,可继续保留与农民身份相关的35项待遇。坚持依法、自愿、有偿原则,允许进城落户居民依法处置宅基地和承包地。对进城落户农民工退出的宅基地,可通过“地票”制度实现财产收益。探索试点农村宅基地、林地、承包地、集体财产和收益分配权“四权”退出机制,积极推进农村产权抵押融资等试点,增加进城落户居民财产性收益。

  (三)建立三个机制,解决制度安排促进人的转移问题

  一是建立财政转移支付与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挂钩机制。出台《关于改革和完善市对区县转移支付制度的意见》(渝府发〔2016〕10号)。对人口集聚地以常住人口作为测算基础,并充分考虑其因承接转移人口在公共服务领域所增加的成本;对人口输出地则以户籍人口作为测算基础,确保两个生态发展区相关转移支付规模不减、保障更优;将城镇化率变动情况作为激励因素纳入转移支付测算,激励区县推进人口梯度转移。

  二是建立“人地挂钩”规划计划管理机制。出台“人地挂钩”土地规划计划管理办法,初步建立城镇建设用地增加规模同吸纳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数量挂钩机制。综合考虑各区县功能区定位、规划剩余空间及土地利用情况,以区县年度吸纳转移人口落户数量为依据,差异化配置城镇建设用地规划空间指标。通过“人地挂钩”,城市发展新区12个区县补充配置了2013—2015年人地挂钩规划指标7平方公里。动态管理。以2016-2020年为规划期,总体按“年初安排、年度核算、期末结算”进行管理。年初根据区县申请,以市国土、发改、公安、统计等部门审核的吸纳转移落户人口数量进行预安排,年末以实际吸纳转移人口核算,不足部分下年度追加,多余部分结转下年使用并相应核减。统筹衔接相关政策。坚持“建设用地跟着产业和人口走”的原则,融合发挥好“人地挂钩”和地票两种调剂功能,对“人地挂钩”增加城镇建设用地规模后,仍然不能满足用地需求的区县和城乡规模突破规划目标的区县,可通过使用地票空间功能解决发展空间需要。此外,建立完善了人力资源数据库和分区县(自治县)的年度人口台账,并积极搭建企业对口招工平台,落实定向招工补助政策,促进人口有序转移。

  三是建立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成本合理分担机制。针对成本分担多主体、长周期的特点,形成政府、用工企业、个人三方分担机制。政府配套的基础设施和公共设施投入约占30%,企业补足社保缺口约占40%,转户居民自担30%。城市基础设施和基本公共服务投入由政府承担;养老、医疗等社会保险成本,新增缴费部分由企业承担,农民则承担个人缴费部分;退出宅基地、承包地等所需成本,可通过地票交易、流转等市场方式实现资金平衡。并且大部分改革成本并不需要一次性即期支付,而是一个长周期平衡过程。

  二、政策建议

  重庆市推进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工作面临一些困难和问题,如支持综合试点工作的政策效应尚未显现、开展综合试点工作还存在较大的资金压力等,提出以下工作建议:

  一是整合政策向试点地区倾斜。国家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是综合系统工程,需要形成政策合力,共同推动。建议进一步优化资源配置,将一些重大项目、重大工程和重大政策向试点地区倾斜,集中支持试点地区快速健康发展,以点带面,带动全国新型城镇化发展。

  二是加大对西部试点地区的资金支持力度。西部地区经济水平相对沿海大城市仍然较低,城市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还比较落后,亟待加大投入,提升承载能力。但一些地区是国家布局的推进新型城镇化的重点地区,潜力巨大,如成渝城市群。建议国家加大对这些重点区域的中央财政转移支付力度和专项资金安排力度,尤其是加强对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建设的支持。

  三是加强对地方具体工作的指导。新型城镇化涉及人、地、钱的改革试点工作普遍政策性较强,在地方落实又需考虑实际情况,建议国家加强顶层设计,细化配套政策,强化对地方工作的指导,推动改革政策落地生根。



电话:010-83021833;82819696
传真:010-83021833-815;62771154
邮箱:tucsu@tsinghua.edu.cn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双清路77号院双清大厦4号楼14层;北京市海淀区清华大学旧土木馆二层